中安在线首页|中安在线手机版|安徽发布|省政府发布|中安在线微信|微博

设为首页

英文|简体|繁体

您当前的位置 : 理论理论前沿

不以公事而售私恩——公与私的历史镜鉴

时间:2018-03-29 08:31:04

  处在公权力岗位上,不顺手牵羊、趁便捞点好处,如果没有一点觉悟和境界,是很难的。只有那些有风骨的人,才能把公与私分得清,绝不会占公家便宜,以公权谋取私利。一些有境界的古人,在这方面甚至能做到极致。

  春秋时期,晋国大夫范鞅杀了意图谋害自己的羊舌虎(一说是范鞅诬陷),又囚禁了羊舌虎的哥哥叔向(“叔向”其实是他的字,他原本名叫羊舌肸,是晋国大夫,与郑国的子产、齐国的晏婴齐名)。这时,乐王鲋来见叔向,就说会在范鞅面前为他求情。可是叔向却不领情,没理会,乐王鲋走时也不拜谢。在今天一些人看来,这简直是不通人情,即便内心知道人家只是口头说说,你虚应一下也不为过。当时,他的哥哥羊舌赤等就埋怨叔向。叔向便说,真正能救自己的只有祁奚祁大夫。众人不解,叔向说,乐王鲋是顺从君主的人,哪里能行呢?祁大夫“外举不弃仇,内举不失亲”,为人正直,怎么会唯独不救我呢?

  结果真如叔向所料,乐王鲋见了晋平公,反而说了叔向坏话。自古而今,如乐王鲋般奸滑的小人真是不绝如缕。倒是祁奚听说他被囚禁,虽然已经告老还乡了,但还是赶回来见范鞅。引经据典说了一番话,终于说动了范鞅,和他一起去见晋平公,赦免了叔向。

  在今天人们想来,这之后定是祁奚来见叔向,对其大加勉励,叮嘱他出来了要好好干,顺便接受叔向的谢恩,而叔向定是对祁奚感恩戴德,叩谢不已。然而,什么事也没发生。完事后,祁奚不去见叔向就回家了,而叔向也没有向祁奚道谢就直接上朝去了。显然,叔向深知祁奚的秉性为人。他救自己,是为江山社稷,不为私人情义,根本用不着谢恩私门。这就是士人之间的相知。

  一些人可能会认为,这俩人都太耿直太傻了。对于叔向来说,于私,人家救了你的命;于公,祁奚为国家挽救了栋梁,所以感谢一下祁奚也不为过,正好可以去联络一下感情。这都不去当面感恩,让好人以后怎么当呢?对于祁奚来说,正好可以借为公办事而兜售私恩,培养圈子,涵养人脉,此时不为何时为?顺理成章地就把人拉到自己这一边了。

  这样的逻辑和观念,有的人会觉得理所当然。事实上,在形形色色的假公济私中,借办公事而售私恩最为常见。比如当权者明明是为公办事,却非要搞成是因为你才办这事,所以你要谢他的恩。遗憾的是,在不少人的潜意识里,对此并不以为意。其实,用现在的流行词来说,这就是“灰犀牛”事件,人们习以为常,视而不见,及至成祸,却已晚了。今天“圈子文化”之所以根深蒂固,其内在机理正在于此。一些人搞山头主义、拉帮结派、团团伙伙、任人唯亲、排斥异己,趁的正是办公事的便利,兜售的则是私人的恩典,甚至打着为公旗号办着私事。

  其中尤为突出的,就是在用人上搞“拜官公朝,谢恩私门”那一套。一方把对组织的感恩变成了对个人的感恩,一方则把党的干部变成自己的“家臣”,结果就是相互“投桃报李”,导致政治生态污浊,恶性循环成“圈子文化”。倘若官场此风盛行,事业怎么能兴旺发达起来呢?

  事实上,在古代那些有境界的士大夫身上,内心里都有一道公与私的界限。公就是公,私就是私,绝不相混,更不会假公济私。特别是在用人问题上,他们为后人树立了一个鲜明的标杆。

  据《晋书》载,西晋开国元勋羊祜,任职历魏晋二朝,“其嘉谋谠议,皆焚其草,故世莫闻。凡所进达,人皆不知所由”,就是他所举荐的人,都不知是谁举荐的。当然,《三国演义》里说他举荐人才又自焚奏稿,应该是据此推演的,焚稿主要是指他献的好计谋和正直的言论而言。后来,有人就说他“慎密太过”,用今天的话来说,就是你这样太过谨慎没必要嘛,让人知道是你推荐的也没什么嘛。羊祜却说:“不能举贤取异,岂得不愧知人之难哉!且拜爵公朝,谢恩私门,吾所不取。”所以,其心心念念的,还是举荐人才的职责,而不是为了让人才私下谢恩自己。

  和羊祜相似的还有宋朝宰相范纯仁。据《宋史》记载:“纯仁凡荐引人材,必以天下公议,其人不知自纯仁所出。”和羊祜一样,被引荐的人才也都不知道是谁举荐的。有人就问他:“为宰相,岂可不牢笼天下士,使知出于门下?”这意思很明显,就是应该借此拉拢人才到自己门下。而范纯仁回答得刚正:“但朝廷进用不失正人,何必知出于我邪?”说白了,就是为国选才,谁引荐的无关紧要。(陈家兴)

中安在线官方微博,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
来源:学习时报编辑:周晓留
相关新闻
新闻热点
>>点击更多...
安徽理论网由安徽新媒体集团主办,中安在线负责制作维护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