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安在线首页|中安在线手机版|安徽发布|省政府发布|中安在线微信|微博

设为首页

英文|简体|繁体

您当前的位置 : 理论徽派求真

乡村振兴需要把握的两个问题

合肥工业大学 房 彬

时间:2017-12-27 16:39:09

 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”,指明了新时代我国乡村发展的方向,勾画了未来我国乡村发展的美好蓝图,顺应了亿万农民的美好期待,是解决新时代我国“三农”问题的战略举措,具有重大意义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推进乡村振兴,需要正确把握以下两个重要问题。

  一、乡村振兴的外在推力与内在动力

  以乡村为参照物,我们把来源于乡村外部、能够推动乡村振兴的因素和力量称之为外在推力;反之,把来源于乡村内部、能够促进乡村振兴的因素或力量称为内在动力。乡村振兴,既需要外力推动,更需要内在动力。

  (一)乡村振兴需要外力推动

  首先,从我国乡村发展的历史看。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乡村发展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告诉我们,乡村发展离不开外力的推动。新中国成立后,很长一段时期我国实行重工业优先发展的战略,采取“以农补工,乡村支援城市”政策。城市成为党和政府工作的重心,资源向城市倾斜、向工业倾斜,乡村的发展不仅没有获得太多外部支持,内部积累反而通过农业税以及工农业产品“剪刀差”形式,向城市流入。这虽然为我国工业化建设提供了原始积累,促进了城市和工业的发展,但乡村的发展却极为缓慢。改革开放后至新世纪初,我国乡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与城市相比,发展仍然滞后,制约到现代化建设。基于此,2002年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“统筹城乡发展”,2004年胡锦涛作出我国总体上已进入“以工促农,以城带乡”发展阶段的判断,2005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”的历史任务。伴随着新农村建设,一系列有利于乡村发展的政策频繁出台,我国乡村发展也取得很大进步。

  其次,从我国乡村发展的现状看。十八大以来的五年,我国乡村发展进步明显,“三农”呈现新面貌。2016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首次超过1.2万元,年均增长8%;2016年底全国农村承包地流转面积达到4.79亿亩,比2012年增加2亿多亩;2016年我国中高端农产品达到11.9万个,比2012年增长30%。尽管如此,当前我国乡村发展仍存在某些问题。一是与城市发展相比,乡村发展仍显滞后,城乡差距仍然存在;二是有的乡村成为空心村,呈现凋敝、衰落、无生机景象;三是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长,农民不再局限于吃饱穿好有住房,当代农民对精神文化生活、安全、环境方面的需要日益增长;四是乡村发展不平衡问题仍然存在,包括不同乡村发展的不平衡、乡村内部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发展的不平衡。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,解决乡村发展现存问题,推进乡村振兴,需要外力的推动,尤其是政策支持。

  (二)乡村振兴更需要内在动力

  乡村振兴更需要内在动力的推动。这不仅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,也被中外乡村发展的实践所证明。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,外因是事物变化的条件,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根据,外因要通过内因起作用。这一原理运用到乡村振兴中就是指:政策、项目、资金的支持等外力只是乡村振兴的条件,外力固然重要,但这些外力只是乡村振兴的推动力,促进乡村振兴更重要的是挖掘乡村发展的内部因素,培育和激发乡村发展的内在动力。缺乏内在动力,再好的优惠政策,再多的资金支持,也只是暂时起到“输血”的作用,而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。从国际经验看,上个世纪70年代初韩国政府开始在全国开展的新村运动,政府向全国行政村和居民区提供水泥等资源,用以支持乡村修路、修房等基础设施建设,但更主要的还是发挥村民的主体作用。特别是在新村运动中后期,政府的支持逐步退出,村民自治力量开始兴起,乡村内部的居民发挥着更大的作用。从我国现实情况看,我国发展比较好的乡村,更多的也是依靠内部资源和自身力量发展的结果。依靠内在动力促进乡村振兴,也符合十九大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初衷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不仅仅是为乡村发展提供外力支持,更重要的是注重发挥乡村的主动性,在外部力量的推动下,通过挖掘乡村的内在潜力、激发乡村的内在活力、提高乡村的内在吸引力,实现乡村振兴。

  (三)培育和激发乡村振兴内在动力的对策

  乡村振兴的内在动力,主要包括乡村内部的人才、土地、产业等。十九大报告提出: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,完善承包地“三权”分置制度;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;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、爱农村、爱农民的“三农”工作队伍……这些措施,实际上就是为乡村振兴提供内在动力。除此之外,促进乡村振兴,激发乡村振兴的内在动力,还需要在以下两方面下功夫。

  一是发展乡村特色产业。经济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,乡村特色产业的发展壮大,一方面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表现,另一方面也为乡村振兴提供了重要的依托和内部资源,有利于增强乡村的吸引力。对安徽省而言,要从各地乡村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发展乡村特色产业。距离城市较近的乡村,可以积极发展都市农业、观光农业、休闲农业;基础条件较好的乡村,可以瞄准农产品深加工中高端产业,发展电子商务农业,建设田园综合体,推进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;乡村贫困地区,可以结合精准扶贫要求,利用当地的资源优势,发展特色种养业、农产品加工业和乡村旅游业。二是发展特色小镇,以特色小镇建设带动乡村振兴。特色小镇是相对独立于市区,具有明确产业定位、文化内涵、一定的旅游和社区功能,有别于行政建制镇、开发区、风景区的“非镇非区”产业发展平台。乡村振兴包括乡镇振兴和农村振兴,一方面,建设特色小镇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和推进新型城镇化、落实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举措;另一方面,特色小镇的建设可以为乡村振兴提供龙头和载体,带动农村振兴。2017年我省已出台《关于加快推进特色小镇建设的意见》,提出到2021年,培育和规划建设80个左右省级特色小镇,重点打造一批特色小镇样板,形成示范效应。通过加快特色小镇建设,推动乡村振兴。

  二、乡村振兴中的政府作用与农民地位

  政府和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两大主体,推动乡村振兴,需要明确政府和农民的地位和作用,清楚界定并正确处理两者的关系,构建“政府主导—农民主体”的乡村振兴机制,既积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,又要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。

  (一)政府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着主导作用

  政府是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外部力量,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着主导作用。从乡村社会的特点和发展状况看,传统乡村社会是一个自治性的、相对封闭的系统,具有稳定性。古代社会,皇权不下县,传统乡村主要依靠地方上的乡正、里甲、族长等实行礼治。传统乡村与外面世界联系不多,信息闭塞,很少得到政府的资源。这种情况下,传统乡村虽然也有发展,但只是一种缓慢的、低水平的发展。千百年来,我国农村社会结构、生产力水平、村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,大体上保持不变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,我国乡村发展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力量的介入和资源的注入,打破了传统乡村封闭的状态,促进了城乡要素的流动,带来乡村发展所需的资源,使得乡村发展获得大量外部支持。尤其是十六大以来,党和政府把解决“三农”问题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,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坚持“以工促农,以城带乡”方针,积极推动工业反哺农业,城市支援乡村,不断加大“三农”投入,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,这为乡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支持,极大促进了乡村发展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,乡村振兴同样离不开政府力量的支持和主导作用的发挥。

  政府在乡村振兴中的主导作用至少体现在以下几点:一是政策制定。基于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,政府制定有利于乡村振兴的一揽子政策,包括资金、项目支持政策、土地政策、乡村产业发展政策、乡村人才培育政策等。二是宣传动员。政府利用各种方式积极宣传乡村振兴战略和强农惠农富农政策,为乡村振兴营造良好的舆论,并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支持乡村振兴。三是规划和引导。各级政府从本地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,制定本地乡村振兴规划,保证乡村振兴沿着正确的轨道有序进行。四是监督和检查。督查各地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情况、各地乡村振兴状况、乡村振兴中农民的参与度与受益状况等。

  (二)农民在乡村振兴中居于主体地位

  农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部力量,在乡村振兴中居于主体地位。这一论断包括两层含义:第一,农民,特别是综合素质较高的农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参与者和主要建设者。从乡村振兴的内涵、要求和特征分析。乡村振兴是一个综合概念,关涉乡村全面振兴,既包括经济、社会和文化振兴,也包括乡村政治发展和生态文明进步,其总要求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,其目标的实现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,绝不是仅仅依靠政府的力量就能完成,必须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,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。其次,从农民与乡村的关系分析。农民是乡村的主要居住者和乡村发展的亲历者。虽然新型城镇化背景下、现代化进程中,我国积极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,过去五年来八千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,但现代化过程并非消灭乡村的过程,即便是到本世纪中叶,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,仍然会有很多乡村,乡村的主要居住者仍然是农民。又由于农民生于乡村、长于乡村,他们最了解乡村,乡村发展最需要什么,农民最盼望什么,他们最清楚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,乡村振兴也离不开农民的参与和支持。

  第二层含义,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主要受益者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的,不仅仅是为了发展乡村、振兴乡村,使乡村与城市并行发展、融合发展、共同繁荣,基于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使乡村振兴的同时,还要使农民分享发展的成果,从中获益,生活水平不断提高。基于共享发展理念,从“共建”与“共享”的关系分析。在社会主义条件下,两者是统一的,不可割裂,既然农民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参与者和主要建设者,也理应是乡村振兴的受益者。因而,乡村振兴中,要不断增加农民收入,维护好、发展好农民利益,实现农民“生活富裕”。

  (三)发挥政府主导作用、尊重农民主体地位需要避免的几种现象

  一是避免政府大包大揽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政府在可能的条件下给予扶持是必要的,但真正把乡村各项工作搞上去,实现乡村振兴,主要还要靠乡村内部的力量,特别是居住在其中的、综合素质较高的农民,如新型职业农民、复员军人、返乡创业者等。政府不能有恩赐的观点,也不能包办代替。二是避免“官员动而农民不动”。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主体而非袖手旁观者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能只有官员行动而农民成为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三是避免“见物不见人”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是向乡村送钱送物送项目,更主要的是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培养造就“三农”工作队伍,发挥农民的主体性并维护农民利益。四是避免农民不能充分享有乡村振兴的成果。乡村振兴既要调动农民参与的积极性,也要维护好农民的利益。如果农民参与了却没有充分获益,生活水平没有明显提高,乡村振兴也就偏离了正确轨道,不仅违背了社会主义原则和共享发展理念,也违反了乡村振兴战略中“生活富裕”的要求。

中安在线官方微博,中安在线官方微信二维码
来源:安徽理论网编辑:周晓留
相关新闻
新闻热点
来源:安徽理论网日期:17-10-09 10:49
>>点击更多...
安徽理论网由安徽新媒体集团主办,中安在线负责制作维护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